别让学生踢“软球” 体育锻炼应“加码”-决胜网

图片 1

图片 1

图片 2

学生体质下降了,学校着急了,纷纷给体育锻炼“加码”。既想锻炼又怕出事故,咋办?社会上出现一个怪象,部分学校用上了软式足球、软式排球等器具。在昨天的市十四届人大五次会议东城团全团会上,一些代表提出,应该敢于放手让孩子锻炼,在体育锻炼中过度保护,未必是好事。

学生体质下降了,学校着急。但想给体育锻炼“加码”,又担心学生出现意外伤害。于是,部分学校用上了软式足球、软式排球等器具。与此同时,像“跳山羊”、单双杠等传统项目正悄悄退出中小学体育课。

学生体质下降需多锻炼

众所周知,体育课作为中小学的必修科目,主要通过传授体育基本知识、技术和技能,达到让学生锻炼身体、增强体质的目的。然而,由于近年来因学生上体育课受伤造成的纠纷不断,让学校产生“后怕”,故不断削减具有一定风险性的项目,从而让不少学校的体育课逐渐成了有名无实的“花架子”。

这次上会,汇文中学校长、市人大代表陈维嘉最关心的议题就是学生的体质健康。在东城团的全团会上,他谈了一个现象,过去三四年,据他观察,未必有一个学生架拐,现在一年大约就有四五个。

譬如,就因为使用标准排球及足球,有致手臂、手腕或脚受伤的可能,就一律改用软式球。看似安全性提高了,但有球训练也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“走过场”。至于怕学生造成运动伤害而取消“跳山羊”、单双杠等传统项目,则更意味着体育课离“名存实亡”又近了一步。

“什么原因?”这番话引起东城区委书记张家明的好奇。

这并非笔者杞人忧天,因为所有的体育项目都存在风险:短跑可扭伤脚踝,长跑能使人猝死,至于跳高则有诱发心脑血管病的危险。倘若就此把凡具“隐忧”项目一应取消,则体育课也就该宣布“寿终正寝”了。到那时,所谓的体育教学,无非只是伸伸腿、弯弯腰、做做操而已。不过,谁又敢担保这样的轻柔动作就绝对安全呢?

“缺乏锻炼,再一个饮食有问题。”陈维嘉说。

显然,上述体育科目无论是被“异化”,还是被“蚕食”,都有悖体育教学的要求。譬如,中考体育测试排球,需要完成“连续垫40次球”,且不能使用“软排”,而惯用“软排”的学生就可能难以过关。

“还得锻炼啊!”张家明直言不讳。

更大的隐忧则是对体育教学要义的背离。眼下中小学生体质普遍下降,体育课形同虚设当是原因之一。尽管学校的体育课时不多,但其对培养学生对体育的兴趣及习惯,无疑有着奠基及导向的意义。就如“跳山羊”,既能锻炼学生越过障碍的能力,同时也是对心理素质的提升。学生一旦养成了体育锻炼的习惯,就会惠及一生。而眼下“走过场
”式的体育教学,显然不能起到如此作用。

还有代表反映,有的学校怕学生踢足球把脚伤了,用软式足球,有的怕打排球太硬,换成软式排球。

而上述学校之所以如此忌惮体育教学,归根结底还是一个“怕”字:怕学生出意外,怕家长讨说法,怕“后果”太严重。事实也是这样,一旦校园出现类似安全事故,学校为此担大部分责不说,还得耗费大量精力。在某些学校,甚至不乏为此追责体育老师、乃至让其“买单”的现象。如此一来,体育课成为“烫手山芋”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陈维嘉说:“一些项目,学校出于谨慎,索性不敢开!”

尽管学校的顾虑可以理解,但却不能由此让体育教学“隐退”。要化解这对矛盾,除了学校及老师“迎着困难上”,还得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。一方面,学校要认识到体育教学并非单纯的“蹦蹦跳跳”,而是事关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。作为园丁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否严格按教学大纲开展体育教学,考验着所有中小学校长及体育老师的责任感与担当。

“要敢于让学生锻炼啊,怕担责任哪能行?”张家明坐不住了,他说,区里给教委提出来,一天不少于一个小时锻炼,而且是不少于一个小时出汗的锻炼。

另一方面,对体育教学可能出现的意外应有正确评价。正如首都体育学院李相如教授所说,“体育课属于高危课程,运动难免出现小伤害,只要体育老师没有玩忽职守,就不该对体育老师实施问责”。此外,并非每一起意外都是责任事故,也就不应无一例外都对当事学校及老师处以重罚。故而实事求是看待及处置相关事故,也是对中小学体育教学的一种保护。

据记者了解,近年来,本市城区一些学校把“硬排”换成“软排”。有学校解释,学生初学“硬排”时,因为没掌握技巧、用不好劲儿等原因,总有人手臂、手腕红肿,进而产生畏难情绪,失去学习的信心。为此,学校将“硬排”换成了软式排球。

据悉《北京市中小学生体育课运动负荷评价规范》有望明年出台。期待这类地方标准以及国家标准的施行,能有助于准确监测和评价现行中小学体育教学的质量,从而让体育课回归正常的轨道。

硬球变软球只为降风险

对于“硬排”换“软排”,石油学院附中体育特级教师索玉华持反对观点。她告诉记者,虽然“软排”和“硬排”规格一样,但很多体育老师对于这种教具并不认可,不少学生也觉得“没意思”。此外,中考体育考试允许学生在篮球、足球、排球中“三选一”进行测试,其中,选排球的学生需要完成“连续垫40次球”,而考试规定是不能使用“软排”的。索玉华认为,如果学生平时练的是“软排”,考试却得用“硬排”,肯定会不适应。

索玉华分析,很多孩子都是独生子女,被家里养得太娇气,身体素质和力量都比较差,缺乏基本的防护知识。而有些家长也过于谨慎,见孩子受点儿伤就要跟学校讨说法,体育老师本着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原则,自然会减少教学内容。

过度保护未必是好事

陈维嘉也认为,没有在真实的训练环境当中磨炼,过度保护,对学生未必是好事。正常的体育项目,只要实施较好的保护措施,学生应该能承受。

以他所在的汇文中学为例,学校在田径、游泳、足球等项目上均有优势,不仅不建议学生踢“软球”,还鼓励他们啃“硬骨头”。游泳,在家长眼里是一项有点“冒险”的运动,在汇文,这是学生必备的技能,不会游泳不能拿毕业证。“我们已经坚持了六七年,到目前为止,除了身体条件等特殊原因之外,还没有出现学生因为不会游泳而不能毕业的例子。”他说。

游泳课上,为了保障学生安全,他们安排了专门的教练和救生员,利用专业设施将一部分泳池底部垫高,形成了浅水区,初学者在浅水区中活动更容易承受。

陈维嘉说,提这个建议,也是想呼吁社会对孩子锻炼予以关注。在运动中不可能完全杜绝事故,真有事故,希望有关部门出台权威的标准,让学校责任更加明晰。

现行的体育健康评价标准多是以运动成绩作为评价标准,他说,跑得快不一定就是身体健康,北京应该推出更加完善的标准,最好能纳入视力、心肺系统、呼吸系统等指标。此外,目前中考中体育占40分,其中30分为运动成绩,10分主要考查平时运动表现。陈维嘉希望,在考查学生平时表现时,相关部门能出台统一的相对客观的标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